協會新聞

您的位置:首頁>協會動態>協會新聞>

中藥生產流通的困境與建議

發布時間:2018-12-06 13:33:54    來源:中國供銷中藥材網    訪問:

【天地網訊】
      中藥材是中醫藥事業發展的物質和基礎,是關系到國計民生的戰略性的資源。人民需要綠色環保、安全有效的中藥材,行業要求生產道地達標、無硫無農殘的中藥材。野生藥材越挖越少、家種藥材越種越多,民眾需求不斷增長、企業生產越來越難,藥材種植不斷擴張、合格藥材越來越少,社會已經進入了一個惡性循環的怪圈。
 
       大健康產業已成為我國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中藥材做為大健康的基礎產業進入黃金20年。我國人均大健康消費與歐美發達國家相比,仍有較大差距,未來20年將高速發展,并帶動中醫中藥及中藥材無限的發展空間。預計今年,我國中醫診療人次數將達到12億人次,這將帶來龐大的中藥材需求人群;“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正處于經濟發展上升期、醫藥行業基礎相對薄弱,有巨大的發展和提升空間,成為了我國中藥材出口的關鍵增長極。     
 
       面對國內外民眾和中醫臨床、對優質中藥原料日益增長的需求,舊的藥材市場流通體系在崩塌,一方面是全國藥材盲目生產;一方面是生產渠道連續萎縮,低水平重復建設必須剎車,行業急需開展供給側改革。中藥材的需求,早已從“吃得飽”階段,上升到“吃得好”階段。而可溯源生產基地又是剛剛起步!不是需求萎縮了,而是大家想要的安全、高效、可溯源的放心原料產不出、買不到,問題在那里? 
 
       一、中藥生產企業的困境在哪里?
      所謂中藥,系指納入了中醫藥理論體系、能夠按中醫理論使用的藥品,包括中藥材、飲片和成藥。西藥的特點是結構清楚、藥理藥效明確。如果簡單地用化學成份定性、定量中藥材、中藥飲片、中成藥,那中藥還講什么道地,還講什么用藥部位、采收時間,還講什么炮制,還講什么色、氣、味、歸經,還講什么君臣佐使。如果化學成份就是中藥的有效成份,那就直接提取成分不就得了,還要湯劑干什么?
 
      中藥企業現在的困境,可謂是“藥典標準”和“GMP”認證這兩個“緊箍咒”不同程度制約著行業的發展。因為部分品種的藥典標準和實際情況偏差太大,藥典規定所檢驗的成份,并不代表是該藥材中最有效的成份,而是該藥材中相對穩定又便于檢測的成份。總之,完全用化學成份來定性、定量中藥,來典范中藥,必然把中醫中藥帶進死胡同。
 
     中藥飲片加工炮制,一是減毒性,二是增加療效,三是改變歸經。干姜、生姜、泡姜、當歸頭、當歸尾、當歸身有效成份相同,作用完全不同。中藥,必須按照中醫藥的傳統理論體系傳承它、典范它。而現行的GMP有的要求又有不適合飲片的生產,致使中藥飲片問題尤為突出。一個“GMP”認證的中藥飲片廠,要求其生產上千個品種、幾千個品規,而每種中藥材的加工方式與炮制工藝又是各不相同的,所用的原料敷料與設備也是不同的,一個品種的產值若低于設備投資,這個品種誰還會去投資?何況有的小品種加工一批次連化驗成本都不夠,誰還會去加工?一個品種的生產量,若占不到該品種年需量的1%甚至更少,這又怎么做到專業化、精致化、規模化呢?現在中藥材行業的問題大多都出在“中藥飲片上”,2017年中藥飲片企業被注銷收回GMP的就有上百家。
 
 
       二、中藥材源頭出了問題
      我國的中藥材種植經過30多年發展,家種藥材生產初步完成集約化、規模化,南北藥材區劃基本形成;但近幾年卻出了問題,人們為了趨利不顧本地是否適宜該藥材的生長,將來質量優劣,只要能賺錢就可以引種并大面積推廣,尤其是部分地方政府把中藥材種植做為扶貧脫貧的重點項目不斷推進以后,傳統道地藥材產區發生了明顯變遷,外衍的新產區不斷出現,近幾年我國的藥材種植完全失控,并處于盲目快速發展的狀況。2015年至2018年三年實現全國一片紅。
       當前全國中藥材的種植面積已接近一億畝,原料供給嚴重過剩,大大超出了需求增長,且質量優劣千差萬別,部分品種優質合格的原料往往高價也找不到,生產企業尤其是飲片廠近幾年質量問題頻發,多數證照被取締吃的都是這方面的虧。
      中藥材歷來講究原產地即“道地”。這是五千年來通過實踐摸索出的規律。大量驗證表明,一旦改變了環境,藥效往往就不行了。
 
      中藥如果需要異地種植,必須經過三代繁殖,并驗證其療效好可靠安全才算引種成功(即用第一代的種子種第二代,第二代的種子再種第三代,直到三代藥材的療效和原產地藥材一致),才允許移植。但現在則是隨心所欲,想去哪里種就去哪里種,想種多少就種多少。中藥材必須從源頭抓起,把基礎做扎實,產地生產不出來好藥材,后續怎么處理加工也沒用。為此筆者提出幾點建議:第一、確保中藥材基源準確。道地產地一定要保留相應的道地藥材野生種源地,野生種源不斷的與人工培育的優良品種進行雜交,使優良品種保持基源純正、品質好,產量高,并保持其野性品質。第二、只允許在道地產地種植道地品種,反對北藥南移與南藥北種,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水土自然也養一方藥。第三、藥材種植恢復原生態,逆境出品質、順境出產量。種植要順其自然,提倡原生態仿野生種植,不能只追求效益不顧品質,杜絕亂打農藥和壯根靈等生長調節劑。第四、采收采挖時間方法要科學規范。“三月茵陳四月蒿,五月砍來當柴燒。”藥王孫思邈在一千多年前就直接指出,不按時節采摘的中藥材,有名無實,跟爛木頭沒有什么兩樣。新的需求新動向引發行業新趨勢,保障中藥材綠色、道地、無污染、可追溯,已成全行業乃至全社會迫切需求。因此,質量達標、無農藥殘留、可溯源的中藥材訂單農業模式,必將迎來快速發展階段!
       三、產地加工沒有參照標準與工藝規范
       中藥材產地加工:是根據中藥材的性質和儲運銷售的要求,對中藥材進行的產地加工(清洗除雜、刮皮抽心、趁鮮切制、日曬烘干、分級劃等、分類包裝等),所得成品為中藥材,又稱為“中藥材產地初加工”,是基礎階段。但目前的實際情況卻是:產地加工沒有統一標準、沒有工藝規范,而是怎么加工賺錢怎么來、怎么好賣怎么加工,不求質量好只求效益高。致使現在產地好藥找不到、爛貨一大堆。質差的爛貨要價非常低,形成劣幣逐良幣,好貨無好價。關鍵是產地加工一旦出了問題,后面的環節將全部出問題。為此筆者2017年7月1日曾寫過一篇《產地加工與GMP一體化》的建議,并于10月26日修改后以《取消GMP認證,中藥材產地加工迎來新契機!》一文在中藥天地網上發表,當天點擊過萬。
 
      中藥材產地加工與飲片炮制一體化:實際上是把飲片廠前移到主產地,并明確其只加工1種或3-5種本地的道地藥材。其優點如下:1.單飲片廠只加工一種本地的道地藥材,機械加工設備與質量檢驗設備投入少風險小回報高,便于投產和做專做精做細做大做強;2.一體化可降低加工與炮制的多次長時間水潤甚至浸泡與重復干燥,避免有效成分與含量的無謂流失,減少城市工業垃圾;3.一體化可以有效避免加工中的很多重復環節,減少藥材損耗和人力、能源的浪費,減少損耗降低成本,提高生產效率和經濟效益;4.一體化保證了藥材來源和飲片質量,同時有利于溯源追蹤和分級流通;5.一體化可將中藥材生產種植規范與飲片生產規范相結合,有利于藥材品質的形成保證中藥飲片質量與臨床療效,從而提升中藥行業的良好社會形象。
 
       四、改革的思路與建議
       近些年產業資源政策資本,行業整合變改加速,大健康產業在形成!新需求、新動向、新趨勢,綠色、道地、無污染中藥材是社會的需求,怎樣才能滿足民眾的迫切需求。中藥材質量的穩定需要中藥材生產的規范化,從源頭把握好中藥材、中藥飲片及中藥產品的質量是中藥產業的重要保障。
 
      建議國家出臺相應的政策,鼓勵產地加工與 GMP 實行一體化,在道地藥材主產地建設一批單品種飲片廠和區域飲片廠,改善當前的流通模式,支持大型企業籌建和扶持現有的中藥材倉儲物流基地,承擔中藥飲片倉儲物流功能,再與中藥交易平臺對接,把全國各個道地主產地的千余家單品種飲片廠和區域飲片廠的產品,通過基地集中與分流,實現全國統一配送與分流。
 
      單品種飲片廠:就是只生產一種或者幾個品種的飲片廠。比如在甘肅有兩三家只生產單一品種的‘黨參飲片廠’和‘當歸飲片廠’,在四川有兩三家只生產單一品種的‘川芎飲片廠’和‘澤瀉飲片廠’,在亳州只有生產白芍的‘白芍飲片廠’,在吉林只有生產人參的‘人參飲片廠’等等。單一品種的飲片廠才能實現品種規模化與質量精細化,還能為國家提供準確、詳細、真實的質量數據與市場狀況。一個單品種的用量大了,就有條件自建基地或者與合作社聯合建基地,指導種植和初加工,完善溯源數據,保障用藥安全,徹底改變當前的混亂難堪的狀態,讓中醫藥產業健康可持續的發展。
 
      區域飲片廠:就是某一地區的特色性飲片廠。比如懷藥飲片廠,只生產四大懷藥飲片;還有磐五味、建六味、湘九味、川十味等等,每個工廠只生產本地的幾種道地藥材的飲片。由于單一飲片廠的生產成本遠比當前多品種飲片廠的生產成本低,其質量優價格低的產品,自然會受到社會的歡迎,還能降低醫院與醫保開支,受益的是人民。 
      全國238個年用量在千噸以上的中藥材品種,設置千余個單品種的專業飲片廠即可滿足需求。一個飲片廠只生產加工1種或3-5種本地產的道地品種,做專做精做細,真正實現“工匠精神”。加工好的優質藥材,進入國家倉儲物流基地,便于接受國家監管,企業也不用擔心飛檢,所有權是企業的,使用時再調撥配送,企業不再投資大型倉庫與設備,物流配送業一定會越來越發達,安全快捷高效、服務周到收費低,大家省心又放心。這樣做即可溯源還能控制質量,杜絕了摻雜造假可能,又方便國家監管,最終結果是:讓全國人民吃上安全、有效、放心的好中藥。我們也不再背中醫亡于中藥的罵名了。以上完全是我個人對中藥材產業的認知,僅供借鑒參考。
 
 
作者簡介:劉紅衛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藥材倉庫技術規范》《中藥材倉儲管理規范》《中藥材產地加工技術規范》《中藥材包裝技術規范》四部行業標準的起草人之一,《中藥材信息監測與技術服務手冊》《中藥材流通行業人才培訓教材》《200種中藥材商品電子交易規格等級標準流》的主要編委之一。
 現任職務:
全國中藥材物流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中國中藥協會中藥追溯專業委員會副理事長
中藥材天地網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首席專家
中華中醫藥學中藥資源學分會專家委員會委員 
中藥協會中藥材種植養殖專業委員會專家委員
中藥材基地共建共享聯盟規范化生產專業委員會第一屆專家委員會委員
天天爱捕鱼ios官方下载